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一刀的小小说博客

点一盏灯,照亮你,也照亮我。(除引用外,所有博文均为原创。转载请付稿酬注明作者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夏新祥,笔名夏一刀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公开发表小说、散文30余万字。,多篇小小说被转载,多篇小小说获奖。2013年中国小小说十大新秀之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古董【原创,小小说】  

2011-11-28 22:14:23|  分类: 原创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老伍退休之后没什么事干,每天早上打打拳,晚上跑跑步,停下来没事,就在家里随便翻翻书。日子久了,觉得十分难耐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日,老伍路过公园一角的地摊,看到一些人摆放的旧书旧报、坛坛罐罐之类的东西,突然就对古董产生了兴趣。某日翻书,说某人用一包烟从河滩一挖沙人手里换了一只碗,竟然是一只汉碗。又某人用二十块钱从乡下老太手里买得一鸡食盆,居然是一个价值不菲的清花瓷。

       据说有许多宝贝散落到了人间。

       老伍的心动了。

       老伍的外婆家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山里。

      老伍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奔山里去了。

      老伍沿一条溪边的石板小道往深山里去。到中午,见得一户人家,石板垒的墙壁,杉木树皮盖的屋顶。一个看上去八九十岁 的老头靠在墙边晒太阳。

    老头闭着眼,沉睡在过去的岁月里。半天,老头眼睛睁开了一条缝。老伍连忙塞一支烟到老头嘴里。

      老头终于被烟熏醒过来。

      老伍东一句西一句的和老头闲谈。

      无意间,老伍瞄见屋角有一个半大的坛子,老伍的某一根神经活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  找一借口,老伍进屋。仔细看那坛子,坛子还有一盖,象一张薄饼,滴溜溜的圆。坛子和盖都是老货。

     老伍听见自己的心咚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  老伍决定要和老头说一些话了。

     “ 老人家,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 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  “就不怕?”

       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 狼呀、老虫、什么的。”

   “   没有。”     ?

      “不怕坏人?”

       “山里没有坏人。”

     “ 你一个人住这么野,吃什么? 

       “吃饭”    

     “ 那来的米?”

   “  我有一个坛子,装得六七十斤米,我侄儿几个月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 把坛子给我吧,我给你买一个大塑料桶来。”

    “  你要它干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我外孙学画画,画画你懂吧,画素描,素描你不懂的,就是照着坛坛罐罐的样子画。”

    “ 别的东西画不得?”

   “  总之老师讲了,就是要画一些旧的坛那碗呀的。这样吧,我给你一百元钱,再给你送一个塑料桶。”

    “ 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  两百吧,老人家。”

老头闭了眼,又睡进过去的岁月里去了。

      老伍不敢再往上加价,老伍知道,加得越急越多,老头越不会松口。

    太阳已经偏西,看看冬眠似的老头,老伍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得沿山路回去。

     老伍从此心里就装上了那坛子。

     老伍食不甘味,夜不成寐。

    一个星期后,老伍背了一大堆生活用具到老头家里。

老头:“多谢你了。”

老伍;“值不了几个钱的。”

老头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老伍笑笑:“没什么。”

老头也笑了笑。“老伍第一次见老头笑”

 

老伍成了老头家的常客。

    老伍把老头垮掉一角的墙壁重新垒起来,老伍在山里捡来新的杉树皮,把老头的屋顶重新盖了一层。老伍在老头的屋边垦出一垄土,栽上蔬菜、种上包谷。

     老伍不提坛子,老头也不提坛子。好象两人从来就不曾提过坛子。

     老伍一回到家里,就扇自己的耳光。老伍扇过自己许多次耳光之后,终于把持不住。冬天了,马上就会下雪,一下雪,就会封山。无论如何,就是谋财害命,也得把那坛子弄回来。

    老伍背了一床新棉被进山里去。

    老伍到了老头家,心就掉进了冰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伍:“那米坛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头:“打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伍;“怎么打碎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头:“那天,我忘了盖盖子,几只老鼠爬了进去,我用棍子打,把坛子打碎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头坐在墙角烘火,人缩成一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伍呆在门槛边,肝肠寸断。

 

      半天,老头终于打破沉默:兄弟,我知道,你第一次来,就看上了我的米坛子。你对我好,也是冲着我的米坛子。实话告诉你吧,我年轻的时候在旧军队了当过几年文书,走南闯北,还打过仗。那坛子也不是什么古董,是我几十年前在山里烧炭时烧的,那盖是我在门前溪沟里捡的一块石头。兄弟,我也不想再骗你,你以后就别再来了吧。

      老头颤颤巍巍起身,趔趄到墙角。在石缝里摸索了半天,叹一口气道:以前还有一些小金东西,都买完了,也没什么东西送你,你走吧,要下雪了。

     老伍看见溪沟里的坛盖,想,放在家里的金鱼缸里,可以让两只小乌龟歇歇脚,顺手带回家了罢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老伍玩了两年古董,花了不少时间和钱,又没玩出什么名堂,老婆不高兴了。儿子要结婚,买不起新房,只得改造老房。老伍喊了一个所谓的文物贩子,屋里的所有坛坛罐罐,一口价,一万块钱买了。

    老伍从此不玩古董。

     某一日,老伍参加市里的老年门球赛,路过博物馆,想起自己当年的行为,不禁好笑,想想还是进去看看吧。又顺便参观了一个奇石展。在一块标价三十万的奇石前,老伍呆住了。眼前是一块扁扁平平,园园溜溜的天然石头,一幅断桥相会图浑然天成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  老伍不晓得是怎样回家的

     老伍回家后一个月去世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