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一刀的小小说博客

点一盏灯,照亮你,也照亮我。(除引用外,所有博文均为原创。转载请付稿酬注明作者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夏新祥,笔名夏一刀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公开发表小说、散文30余万字。,多篇小小说被转载,多篇小小说获奖。2013年中国小小说十大新秀之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一刀小小说 《十七岁那年的单车》  

2017-03-22 21:20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十七岁那年的单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夏一刀
      十七岁那年,刘伟看到村子里的人骑着单车跑来跑去,羡慕得要死。他自己买不起,要母亲给买一辆,父亲横着眼说,你做梦!有本事自己去买!
      刘伟和父亲的关系,用母亲的话说,就像一对仇人,前世结了孽。
      刘伟发了一个月脾气,家里的猪呀鸡呀桌子板凳呀都跟着遭了一个月殃。母亲怕儿子又心痛儿子,就将刘伟小舅舅的一辆旧喜鹊牌单车便宜买了。
      刘伟高兴得不得了,骑着单车就跑了。他在集场上杀来杀去,看见漂亮的妹子,车龙头一拐,哧溜一声横在人家面前,嬉皮笑脸地看。神经!人家妹子白着眼珠子骂一句。刘伟快活得吹一声口哨,引得满场的人都望他。他要不就在集场上逛,要不就窝在狐朋狗友家里看录像,学喝酒,学抽烟。
       只有在天晚下来,外面没有饭混的时候,他才会溜回家。迎接他的就是父亲铜铃一样的眼珠子。照例就会骂一句,你怎么就不死在外头!你还有脸回家吃饭!刘伟把他爹当成空气,看都不看他一眼,吃完饭洗澡,洗完澡腿一抬,跨上单车又风一样飘走了。
      有一天刘伟没有骑单车出门。父亲看着那辆单车,越看越气。他一边骂,一边背起一把锄头,拼起力气砸了下去。刘伟从外面回来,看到散了架了单车,抄起一根扁担就向父亲冲了过去。刘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雄在父亲面前。父亲破口大骂,你个龟儿子!敢打老子,翻天了!父子俩一个扯扁担这头,一个扯扁担那头,像拔河一样从屋里拔到屋外。父亲本来有病,不几下就气喘吁吁了。嘴里还不停地骂。刘伟气得鼻子里呼呼只响,像一只斗红了眼的牛犊子。母亲看到那架势,赶紧跑过去夺下了扁担。
       父亲又气又恨,病情加重,躺在床上了。母亲一天到晚忙了田里忙家里,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。
       好在左邻右舍过来帮忙,刘伟也破天荒下田干了三天活。稻子总算是收回家了。
       水稻收完,一年最辛苦的农活就完了,要等到秋天来时种油菜。农人们有一大段消停的时间赋闲。
       尽管父亲在病床上咳嗽不停,刘伟就是不理他。
       有一天,刘伟从外面提回来了两个做砖坯的梨木盒子。
       母亲问他,你要干什么?你会做砖坯吗?
       你别管。刘伟不耐烦地嚷了一句,清理好两件换洗的衣服就走了。
       死在外头,别回来了!父亲追过去骂了一句。
       母亲每天晚上都会把刘伟的饭留在锅里。到半夜,父亲到水缸里舀水喝,忍不住就会揭开锅盖看一下,看到锅里的饭没动,就要大骂几声,狗杂种!有本事一辈子莫回来!
       刘伟真的有半个月没回家了。母亲急,找男人吵。父亲就一边咳嗽,一边四处打听刘伟的出向。知不知道我家刘伟的下落?不知道。大家说。
        父亲蔫蔫地回到家,回到家就不声不响躺在床上了。
        母亲每天都坚持给刘伟留饭。父亲每天晚上都揭开锅盖看一眼,开始是骂,后来就默默地看一会。
        快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。母亲在打盹,听到堂屋里有响声,睁开眼就看见了儿子刘伟。
        母亲万分高兴,跑到灶房给刘伟烧火做饭。
        堂屋里架了一辆崭新的凤凰牌单车,刘伟打着赤膊,一门心思地擦着单车的轮子。父亲斜着眼看他,他装着不知道。不理不睬。
        母亲打了一大碗糖心鸡蛋。刘伟吃着鸡蛋,母亲在一边小心翼翼地说,你爸爸又病了三个月了,一直都不得好转,你今天把他驮到镇上医院看一下啊!
       刘伟不做声。
       母亲就将单车推到屋外,立在那里。
       刘伟就站在单车旁,低头摸着单车的龙头。
       母亲又进房和父亲叽里咕噜,听得父亲大声说,不去!死都不去!母亲嚷,不去也得去!把父亲推到单车边,硬架了上去。
       刘伟在前面使劲地蹬车,屁股不点在坐包上。父亲把屁股坐在行李架的最后面,两只手紧紧地拽着单车坐包的立杆。两父子你不理我,我不理你。一路别别扭扭。
       走了一程,父亲手一松,屁股一退,就从单车上掉下来了。
       刘伟把两只长腿支挺了车,回头不耐烦地说,又怎么了!
       我不走了。父亲说。
       为什么不走了!
        你这辆车是哪里弄来的?借的?偷的?抢的?你给我说清楚!
        你管那些干嘛!关你什么事?你是你我是我!
        不关我事关谁的事?老子是你爹!老子不死就一辈子要管你!
        起来!
        不起来!
        不起来拉倒!刘伟按了一把车铃铛,叮铃铃,一溜烟就跑了!后面留下父亲心灰意冷的骂声,你这个不孝的杂种!滚滚滚!就当我没生你这个货!
        父亲摸着摔痛了的屁股爬起来,看见刘伟又把单车骑回来了。
         我说单车是给人家做砖坯挣钱买的,你信不信?刘伟的口气轻了一些。
         父亲看了看儿子,看见儿子的一张白脸晒得像包黑子,两只胳膊像煤炭。这还差不多。他嘟哝了一句,就往儿子的单车上爬。儿子伸手扯了他一下。
         儿子又按了一把车铃,说,你往前坐一点,省力些,我要冲了,你抓紧。
         父亲犹豫了一下,就把两只手伸过去环住了儿子的腰。
         刘伟身体一震,顿了一下,脚下一用力,单车就飞跑起来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原发《金山》   《微型小说选刊》2017年7期转载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