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一刀的小小说博客

点一盏灯,照亮你,也照亮我。(除引用外,所有博文均为原创。转载请付稿酬注明作者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夏新祥,笔名夏一刀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公开发表小说、散文30余万字。,多篇小小说被转载,多篇小小说获奖。2013年中国小小说十大新秀之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一刀谈小小说读写  

2017-03-27 13:4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2017年3月25日,本人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杨晓敏先生之约,在《小小说读写》群交流了一些小小说读写方面的问题。           
  《夏一刀谈小小说读写》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夏一刀
  尊敬的杨晓敏校长,尊敬的《小小说》读写群老师、文友,大家好!虽然大家也叫我老师,但我真的不敢自诩。我是一个打工者、一个文学爱好者、一个小小说习作者。我今天不在小小说的理论上来谈小小说,很多大师谈了,我肯定谈不好,别误了大家。我从我对文学的感悟、特别是练习小小说写作的心得方面,谈一些个人的浮浅的理解。我说得不对的,希望各位老师、文友批评指导。我说到哪里算哪里,为了不发生思维混乱,特拟定成几小块。
  一
  文章的文体、语言,描写、叙述及其它
  写文章语言是最基本的,这大家都知道。很早以前,叶圣陶老先生就有《文章讲话》这本书出版。沈从文也有专门关于文章语言的论述。后来很多作家,都专门讨论过文章的语言问题。我这里不摘录,只谈自己揣摩心得。
  为什么有些文章那么珠圆玉润,读起来有滋有味?而有些文章就感觉干瘪,苦涩,像吞一粒没有成熟的李子?大家都读过唐诗宋词,读起来总是朗朗上口,像唱歌一样的特别顺溜,舒服。为什么?写古诗词和写戏剧唱词的人都懂平仄韵律。一首诗词,如果不注意平仄,韵律,那么,这首诗词意境再好也是不成功的。我曾经写出了一首“好”古体诗,让一位戏剧老师给我看,老师说,你这首诗有意境,但是没注意平仄,不行!唱词和诗词一样讲究韵律,唱词是诗的初级阶段。诗词和唱词都要押韵。不信你去读读,不别扭死、磕碰死才怪!
  那么各位要问,写白话文也要讲究平仄,韵律吗?没听说过呀!要的!白话文的平仄和韵脚不像古诗词和唱词那么明显,但是我们仔细注意就能察觉到。一小段话,写出来了,意思表达完整了,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哪里别着,怪怪的,摩擦力特大的。这时候我们试作改变几个字词,改变语句的长短,改变语句的排列,写了两句话,把它改成三句话,或者写了三句话,把它改成两句话,这样一改,这段话读起来就像流水一样自然了,而且跌落有致,叮叮当当,像音乐一样好听了。那么,这段话就暗合了语言的律,我们要说是合了平仄和韵脚也行。所以,多读一点古诗词,对写作语言的确是有很大的帮助的。
  什么是故事,什么是小说,不知道有多少作家解读过了。这是一个作家要明白的基本概念。我不重复别人。以我的理解,用我的语言再表述一下吧。
  故事的意蕴局限在文本里,是单指向的,定指向的,无发散性的。小说的意蕴在文本外。故事完了就完了。小说读完了,吸附在小说里面巨大的外延会像风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。一副写意国画,整个画面就一叶,一虫,一孤舟蓑笠翁,你会看到什么?看到浓郁的春意,或者无限的秋愁,或者寒江独钓的巨大的孤与冷。这些春意和秋愁,这些寒江独守的孤冷,实际上就是我们说的小说的外延。这副国画小品,就类同于我们的小小说,画面上的勾点描泼就是小小说的技法。像白描,留白,这些根本就是国画的术语。
  我们再来读梵高的画,他的画,眼睛不像眼睛,鼻子不像鼻子,手脚有时长反了。但是,读他的画引起的心灵震撼应该是核当量级别的,这些震撼人心的东西就是画家要表达的外延。如果借鉴到小说上,我们把画面上看到的叫小说的文本,这是有形的,把震撼人心的东西叫小说的内涵或者主题,这看上去无形,但感觉上有形。什么是好的小说,好的小说就是看文章给读者的震级的大小,震级越大,小说越好。
  小小说怎样才能写大?这里借用一下别人的观点。这些观点可能是针对广义的文艺写作的,但是,对我们的小小说写作同样有用。
  “文学创作分六个层面,最浅的是政治层面。第二是社会层面,社会问题不是文学致力的,深刻不到哪里去,反腐不是文学的主题,单纯的社会层面是新闻关注的。第三是道德伦理层,也不是很深。第四层深一些,写人性人情,反纳粹什么的。再深就是第五层,写生命的意义,人生存的本质,为什么活,活着为什么,写生存状态和命运意识。更深就是写文化了,写涵盖整个人类、写有特定生命内涵的东西。”
  还有一些写作的注意事项,不写政治,不写宗教,不写法律。为什么?政治是摇摆的,宗教吃不透,法律的称量太精准。小说的模糊性和多义性会因为不同的解读产生歧义。
  小说是叙述的艺术,叙述能撑起一篇小小说,但是,描写就不能。叙述是小说谋篇布局的骨架,开头、结尾、起承转合,故事的来龙去脉都是靠叙述来完成。描写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人物、景物的某一个点面、时间段来细化地写。相当于拍照中的特写。
  实际上,叙述比描写难多了,叙述是无参照的,描写是有参照的。以前书店里有很多所谓的文学描写词典,它是把一段一段的人物体貌的描写,心理描写,景物的描写摘录下来编成书。这些描写都是具体的,有指向的。就没有看到一本文学叙述词典,没有。叙述不可分割,你把它割一坨下来它就散了,上下不搭了,不伦不类了。叙述考验作家的故事架构、组织、宏观调控能力,描写考验作家的观察能力。一篇小小说光有叙述没有细节的描写,文章会没有动感肉感。太多的描写,文章又会显得累赘,臃肿。常常听人说,叙述太多,小小说太干瘪,或者,描写太多,小小说太啰嗦。就是这些道理。
  好的小说是自然而然,把人物写活了,把故事写好了,主题自然就流露出来了,不要搞得一惊一乍,非要突出什么主题。目前的小小说,很大一部分是写张三一,李四二,王五三,铁匠七,铜匠八,银匠九。这样的小小说当然能写。但是看多了,就发现是在套路里翻跟头。你可以写成铁匠七,也可以写成铜匠七,也可以写成银匠七。你也是这一套,我也是这一套,这样的小小说就没有什么新鲜东西。
  有一种腔调说,小小说是有套路的。把题目、开头、布局、结尾、等等一切小小说需要的零件分放在不同的筐子里。开写了,就把主题安上去,把开头、布局、结尾等等安上去,就像是一辆单车,若干个零件拧在一起,一篇小小说就成了。一次开笔会,一个写大小说的作家听说我是写小小说的,用瞧不起的眼神瞟了我一眼说,小小说我一天可以写几十篇,我只是不写。过后他给我发了几篇他写的小小说叫我“指教”我看了后不敢做声,我怕伤了他的心。不是说写长小说的就写不来小小说,是说他对小小说理解有误。
  小小说很不好写。写中篇,一年写三个就十几万字。小小说可能就要写上百篇了。写着写着,就不知道怎么写了,好像没什么题材了,江郎才尽了。不是和别人雷同了,就是重复自己了。写小小说,有些作家习惯先立一个主题,再围绕主题衍生一个故事。这样写,很容易撞车的。有些是围绕一个哲理衍生一篇小说,或者听到一个流行的段子改编出一篇小小说。这也很容易撞车。
  我认为,写“自己”最不容易撞车。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兄弟,姐妹,配偶,子女,都不可能经历你的经历,不可能有你的心路历程、你的对生活的感悟。要从生活中发现生活的意义,生命的意义,不去把意义安在生活之中。就是说,写这个故事、这个人,让这个人这个故事自己来说话,来传达作者想表达的、生活本来就有的小说一般的意思,而不是用文章的主题去牵着人物的鼻子走,像牵牛一样。不是把主题当成味精,撮一勺放进故事里搅一搅,就成了小说。也许有人会说,那这样太写实了,太写实会使文章显得小,不如哲理写法象征手法来得深远。这也是有道理的。象征手法的确在主题的开掘上来得要深,要大。但如果老是来象征手法,动不动就象征一下子,文章就显得没有写实手法接地气,显得有些飘,缺少生活质感。好的办法是将两种手法嫁接起来。鲁迅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鲁迅的小说兼具写实性和象征性。
  小小说就真的那么好写?前年,我听韩少功的文学讲座。后面有一段互动,我就递了一个纸条给他,我问,韩老师,您对1500字左右的小小说怎么看?这之前韩少功老师讲到中国的诗歌。他说,有一些地方,诗人成了骂人的话:你他妈就是一个诗人!你他妈爹妈都是诗人!你他妈祖宗三代都是诗人!他学说这话时台下有人笑。我当时心里很惴惴。谁知韩先生看完纸条后一下变得很严肃起来了,他说,越是短小的文章越不好写,越考验作家的功力,小小说因为短小,写好很难。我有空一定要多写一些小小说(这是韩少功的原话)。
  其实,小小说就是短篇小说,小小说的说法只是近些年才提出来的。卡夫卡的中短篇小说集里,有很多篇章都是几百字的、千把字的。莫言、王蒙、韩少功、毕淑敏、贾大山,还有很多著名的文学家都写小小说。每一种文体,要写好写精都不容易,都要下大功夫。文人相轻、文体相轻,都是非常浅薄的认识。
  常听到有人说,我现在太忙了,等以后消停了,我一定好生写几个东西。结果几年过去了,他也没写出什么东西。我就有体会,我常常也心里说,春节放假了,我一定要写一个好东西,几时休息,我一定要写一个好东西,结果春节休息半个月,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。倒是平时忙得要死,有些约稿催得紧,只得下班后写,这样一写,还真写成了。所以写作,一定要逼一逼自己,人都很懒的,都想舒服。总是放纵自己,什么都干不成。大家应该有这样的感觉,一段时间没写了,脑子里一团浆糊,写起来一点感觉找不到,在电脑前坐半天都无济于事。我一般是硬着头皮上,强迫自己在电脑上写,写成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,写着写着,突然感觉回来了,前面写的统统删掉,再来,滴滴答答,就写得很顺了。
  
  二
  文章的场和文章的味道
  有一次我给了著名作家夏阳老师一篇小小说习作,叫他给一些修改意见。他看了以后说,还行,就是“场”打造得不太到位。我第一次听说文章还有“场”什么是文章的“场”?我当时一头雾水,又不敢多问,怕出丑。后来慢慢想,文章的”场”就是文章的氛围。开批斗大会,要制造批斗的氛围,比如在会场周围贴一些批判的标语,每个人的脸上都要蹦得紧紧的,不苟言笑,义愤填膺的样子;开表扬大会,就要在现场挂一些彩球,要红红绿绿的喜庆,每个人都要笑容满面,像捡了元宝的样子。还打一个比方,葬礼和婚礼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面,布置也是截然不同。这些是什么?这些就是“场”就是氛围。这样一说,大家也许就明白了一点。一篇小小说要想写得是那么一回事,同样要在“场”上下功夫,不然,在哀乐中办婚礼,在婚礼进行曲中办葬礼,你办成了又怎么样?我前些年在一个乡村乐队里混,有一天我们早上办了一场葬礼,紧接着又去办婚礼,结果,主持人说错了话,把奏乐说成了奏哀乐,差点被新郎打死。小小说的“场”怎么制造?就是要用文章的语言,语言的节奏、语调、选用的词字,所描写的人物的动态,环境,甚至于气候等等制造出合符文章主题的氛围,这些氛围对文章是起烘托托举作用的。我们一读,就身临其境,就想哭、想笑,就愤怒、就高兴。那么,这篇文章就和谐了,就成功了。
  文章的味道呢?
  文无定法。文章有N种写法,一样的主题,语言的不同,切入角度的不同,叙述视角的不同都会有不同的效果。不是那一种写法就好,那一种写法就不好。我主张,文章的韵味不要老是靠所谓的临门一脚。文章的韵味要从一开始——从题目就开始向外辐射,这和上面讲的“场”差不多。就像一美女,一出场就发现她美,容颜,服饰,动作,语言,都美,一路美下来,美叠加在一起,越看越美。不是她最后说了一句让人小小感动的话才觉得她美。当一篇小小说才读了开头就被吸引住了,证明这篇小小说一开始就有韵味了,就在扩散它的“场”了。一篇小小说,不读完结尾不知道它的味,那么这篇小小说也是不太成功的,即便它主题深刻得要命,也不是什么经典好小说。我们看《边城》看《受戒》看《伊豆的舞女》,我们不看完都觉得有味,这就是小说的“场”造得好,小说浑身上下都辐射它的味道了。
  三
  读书、文学的圈子、功利心
  一个写作者不读书是不可想象的。大部分作家都是从读开始写的。读着读着,心想,这样啊,我也能写呢!就动笔了。当你真正开始写时,写不好了,就又想看看别人怎么写,就又开始读了。当然,这是为了写而读。因为我们都是写作爱好者,为读书而读书,仅仅以读书为乐这里不探讨,话讲回来,写作者都是以读书为乐的。
  读什么书好?什么书都要读!只要你读得有味。而且我认为,写小小说的不要只读小小说,要有意识地去读长篇、中篇、短篇、诗歌、散文,甚至于电影、小品、相声、笑话。一切艺术都是相通的,都可以相互借鉴。读书有的要精读,有的可以走马观花,一目十行。我读书是喜欢就精读,不喜欢就泛读。我打开一本《小说选刊》可能注意一两篇,反复地读。我写一篇东西,写着写着,丢一边了,去读书了,一边读,一边想我写的那篇东西,这样反过来又去修改我写的东西,我觉得那样很有收获。精读,文章才能真正的读进去,读进去后才能知道它好在哪里,不好在哪里。我们读过无数的文章,隔很多年之后还能记起情节、人物、语言,这样的文章我们受益了。泛读也是有用的,有些书随便信手翻来,当时可能没什么印象,但突然某一天,那本书中的某一个点激发了你,就像一粒火种把你的灵感点燃了。书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是润物细无声的,是长久的。可能就是那些书的微小的原子慢慢长成了你身上的文学细泡。读书写作,别指望初一下种子,初二割稻子。
  文学的圈子。
  文学的圈子是很重要的。别一听说圈子就觉得不好。有一著名作家讲过,写作是不能教的,能教,大学那么多文学院不知都教出多少作家了。写作靠什么?靠“混”——这又是一个不好听的字。那么说好听一点,写作靠“泡”泡文学这个圈子。泡着泡着,就被文学浸润了,泡好了,就会写了,就写好了。用一句现成话讲,就是,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吧。圈子的好处就是,圈子可以养育你,成长你,托举你,保护你。在文学圈子里呆着,对于一个写作者的成功,可以少走很多弯路。
  有些人对手机微信平台很排斥,认为不是个好东西。这就叫没有与时俱进。我开车时听收音机,说现在有一些音乐家也搞网络直播。搞直播拉二胡,在线听的人有二十多万。这在音乐厅是无法办到的,音乐厅那么小,呆得下一两千人,受众太少了。而且,享受的成本也太高。小小说打造手机平台这是好事,推广迅速,面广,只会对小小说有利,不会有害。
  当作家不要有太多功利心。真正要靠写作吃饭是很不容易的,得有真本事,还得有好运气,还要下苦功。欠一样都不行。喜欢读网络小说的朋友应该知道血红和梦入神机,就是我老家人,写作收入那是相当可观那!但是全中国也就那么几个人,想学都学不了。写一篇小小说发表了也就几十百把块钱,得个奖一万块算是大奖了,还得税前。真正靠小小说吃饭的又有几个?我认识一个写小小说的朋友(恕我以他为例),前几年如饥似渴地写小小说,上了道了,突然不写了,问他,说,一篇小小说才几十块钱,还没一包烟钱多。说,原来小小说就是这么回事,原来一些大作家就是这么个样子!是的,叶辛也就一老头,陈建功也就一老头,莫言也就一老头,也没看见他们头顶上像佛祖一样发光。没见着时觉得,啊!太了不起了。见到了,不过如此。我写小小说,别人称我夏老师,叫我作家。但是我的父母兄弟老婆女儿从来没有看出来我是什么作家。母亲一样喊我小名,老婆一样怪我没用。名是虚的,偶像是我们心里制造出来的,隔得远,见不着,就觉得神奇,真正在自己身边了,就不神奇了。所以,别把自己当作家看,平常心,平常过,最好。
  当然,人也要有功利心,功利心可以成为写作的动力,只是一定要把握好度,不要被功利心害了。小小说是平民的艺术,平常人写,平常人读。一不小心写成了大作家,也不要太得意,在圈子外面的人看来,你还是老头一个,老太一个,楞头小子一个,丫头片子一个。
  对于得奖,也要持平常心。文学这东西,秤称不得,斗量不得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能说谁绝对是第一?谁就一定是第二?有些得了三等奖、优秀奖的作品,事后被报刊大量转载,而得了一等奖二等奖的作品却从此沉入海底,这都很正常,不要去计较。
  也是在韩少功那次,他说,莫言得了诺奖后,中国作协一位领导问他,怎么看莫言得奖?韩少功说,诺奖是一群外国佬搞的一个游戏。它并不代表全世界、代表全人类,我的希望就是,希望莫言先生高兴三个月之后开始投入写作。
  好吧,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只能散谈这些。群里有很多小小说写作高手,最起码都是有很好写作基础的作者,我这里就不就具体的小小说举例说事,我讲了一些概念,这些概念大家一点就懂。还讲了一些个人的感悟。如果我的分享能对大家写作有一点点帮助,今天就没有白讲。我讲的有些可能不对,或者有些人有兴趣,只要有时间,这都可以单独交流。
  最后,我要感谢《小小说》读写群所有的师友,感谢杨晓敏校长,感谢我的主持人高沧海老师,感谢你们!!
  
  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