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一刀的小小说博客

点一盏灯,照亮你,也照亮我。(除引用外,所有博文均为原创。转载请付稿酬注明作者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夏新祥,笔名夏一刀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已公开发表小说、散文50余万字。,多篇小小说被转载,多篇小小说获奖。2013年中国小小说十大新秀之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读夷望溪  

2018-03-12 08:04:22|  分类: 原创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读夷望溪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夏一刀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去年的春天,我和一群朋友相约去游夷望溪。
      从常德城里出发,驱车六十公里,上午十点许便到了桃源的兴隆街小镇。
      小镇临沅水而建。
      踩着一级一级的麻石石阶往下,到最后一级,就下到了河里,游船已经等在那里了。江水流得不急,无波、无痕,几乎看不到流动的影子,船也就静静的。那时候不热也不冷,正是游玩的好时节。船是机帆船,开动了,突突地响起来,响得一点也不烦躁,倒觉得有味。我们都站在船上看前面的景色。很远就看到了左手边江水里有一块不大的独立的岩石。那就是著名的水心岩吧,是夷望溪的标签。不过,我遗憾它实在是有些名不副实。
       船一步步朝前走,水心岩就像是有魔法一样,会走,会变,不知不觉间就大了、高了。那褐色的岩体,上面的草、树,还有顶上的屋都变了出来。开始是有些轮廓,慢慢就清清楚楚了。走到它跟前,你还敢叫它岩石吗?它已经由岩石变成了山,不知道腰围有多大,要抬头望着天,才能看到它的顶了,而顶上面的屋又被眼前的岩体遮了去,看不见了。
       这时候再来端详水心岩, 水心岩和对峙的山体并排立着,中间是水,形成了一道石门,这石门,在远处倒是觉不出模样,到手摸着水心岩的身体时,一看,石门应该有三十多米吧!好大!
       石门永远开着,只怕开了几万年。夷望溪的水从山里来,流过石门,注入沅水,游船从石门里进去,夷望溪到了!
        按照常理,溪和江河是有形体和内涵上的区别的。溪小而浅,小得一抬脚,就跃过去了,浅呢?踏在溪里,水从脚趾间流过,脚背却还是干的。所谓溪的内涵,就是溪的浅,一眼就看透底了,几只小虾的长顺都看得明明白白。
      把夷望溪叫做溪,实在是有些冤枉了它 。夷望溪有溪的名字,却有着河的内容。  溪载不动舟,而我们乘船来了。船身吃进水里,船帮子隔水一巴掌高,船头把水犁开,水翻着白浪,水本来是平滑的,像是铺着的深蓝的丝绸,现在我们的船像一个拉链的头把水拉开了,那些水有的落在船面,均开去,透明得没有一点痕迹。这水,捧几口喝,是绝对没有一点问题的,不信你喝几口,甜甜的,柔柔的,特别润喉。
      夷望溪,它的水有多宽呢?一条河那么宽吧!河应该是什么样子,它就是什么样子。光有河的宽度也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。我紧紧地盯着船边的水,想把水看透,但是看不透,水太深了,深到我猜不到有多深。这样的水会给你无限多的遐想,这水的清粼,是少年的颜色,升腾着勃勃朝气。这深好像到无穷,滋养出了水底的梦,梦之多、之辽阔、之绵长,接长江而通大海的。
       这时候有人提醒,别光看水,看山!
       船往夷望溪里头开,最好看的山在右边。有名字的山很多,譬如象山。象山在哪里?夷望溪的山是连在一起的,它不像桂林的山那么一座又一座,桂林的山一看就是一头大象,或者一头坐猪,那是形似。夷望溪的象在哪里?我们都找,开始找不到,船一打盹,那象就从石头里面蹦出来了,越看,越像,像得好像那大象的长鼻子打了一个调,都伸到溪里喝水来了。原来,夷望溪的象是随心来的,心里有象,象就来了,正所谓境由心生啊!这感觉真是太妙了!
       船朝前走,山向后退,退着退着就退开了,岸边突然有了一处开阔的地方。有田,大概十几亩,田边靠水尽是生长的竹子,这不是楠竹,楠竹大而呆笨。也不是凤尾竹,凤尾竹太媚。它们是什么竹?不知道,反正是竹,每一根都很直,都一般大,一个方队一个方队地站在那里,像接受检阅的士兵,显得高傲、威武。
        有田就有人家,就有屋,就有烟火,那些淡蓝色的烟围在屋檐边、树边,一动不动,像是屋和树的一部分。也有狗躺在码头边,看着溪中的游船,一声都不叫。那码头有些是木头搭的,旁边还系着一条黑色的小船。我们热烈地讨论,那屋的主人要是到溪外去,他怎么去!看到小船我放心了,继而,我开始憧憬孤舟蓑笠翁的样子,孤舟应该就是那黑船的样子。估计船的主人不得冬钓,冬天来了,他肯定坐在火塘边烤火,火塘上腊肉的肥油滴下来,嗤嗤地在火里燃烧。那么春钓呢?那应该是肯定的,涨桃花水的时节,正是鱼们上水的季节呢。
       眼前有一座多孔的石头桥横在溪里,扶栏有些斑驳,桥墩上长了些青苔,虽然不是古桥,但也看得出有些年纪了。这就很好,不是应景新造的,自然少了装出来的艳俗之气。
       船过了桥,两岸的山凑拢过来,好像手长一些就能摸到,山高了、陡了,溪七弯八拐,好像已经没有了前行的路,溪已经到头了。忽然一个转弯,溪又躺在了那里,回头看溪,看不到了来时的路,不免有些不必要的心慌,会不会迷失在了山里?这想法有些好笑。
        船走到一处地方,靠了码头,这是游玩的终点,拾级而上,眼前是很大一块平地,我们到了大樟树。反身看,这里的溪格外宽了,这边行船有船道,那边,水铺开了一个大圆,像是有一场精彩的演出,所以要圈出一个场地来。那些远处的山,就恰像是围看的人,挤挤挨挨地站在那里。
       那里,水浅了,碗大斗大的河石随便地搁着,显出白黄的颜色。水看不到流动,一些石头露出了头。石头缝里,长出了苇草,也或许是芭茅,它们只是长成了苇的样子,不过,我们看的人,是不会刻意去在乎它们是苇还是茅的。苇草(姑且叫它苇草吧)一丛一丛,一束一束。苇杆没有一根倒折,苇叶像一把把剑,没有一点垂败颓废的样子。苇通体都是白的,那是冬的颜色,不过,春天已经在路上了,苇草穿上绿装的时间已经不远了。
      我坐在岸边,有些落寞,不甘心夷望溪就这样到了终点。其实,溪水没有突然断掉,它们继续向前,走进山里。前面的山更多,雾气淼淼,看不到尽头。我问船工,船还能上行吗?船工说,当然能!我问,能开到什么地方呢?船工说,能开到能开到的地方。他回答得很平淡,可是这一回答非常有禅意,我的心就此一动,怀疑船工是不是一个得道的仙人。
        船到此为止,正好,刚刚好,非常好!一路走过来,我们好像是走进一个梦,我们已经解开了一截梦境,嘎然止步,不要把一切看透,让一段精彩留着,让一些神秘留着,那些神秘会在我们心里不断地长大,吸引着我们,让我们不至于因为心里已经了无牵挂昏睡过去。想一想,这一段旅途,和人的一生是多么暗合啊!人的一生,不也是一段旅途吗?
      我们在大樟树吃了饭,船就回去了,我是不想回去,但是肯定还是要回去的,大家都不怎么做声了,应该是有些不舍,每一个人,都希望扯脱红尘的缠绕,梦中都有一个桃花源,学陶公,采菊东篱,把酒南山,所以黯然伤神,我懂!
       是的,我好像忘记水心岩了,只是前面绕不开地提了一提。其实没有,出夷望溪, 船直接朝水心岩开去,船挨岩石停着,伸手摸摸岩石,我们就要爬上去了。
     有些人不想上水心岩了,他们说已经没了力气,其实是没了心气吧!有一条脚板宽的小路攀上岩顶,一条铁链跟着路走,两手不扯着铁链,不可能爬上去。岩体是垂直的,前面人的脚就踩着了下面人的头似的。有些小树长着,可以搭手,那些小树怎么把根扎进去的,简直是个谜。
      爬上岩顶,已经是气喘吁吁。
      爬上岩顶,才是对夷望溪之旅的总结,升华。回头望,群山叠嶂,薄雾袅袅,碧水如练。神秘,神奇,像一个梦、一个谜。这时候心里有无限多的遐想水汽一样升腾,想再来,走进它、探究它、解开它。
      面朝沅江,江远而阔。极目处,天在水里,水在天上,水天融为一体。横开出,岸边,山与山相连,山与水相拥,从近处到远方,不离不弃,到亘古,到天荒。
      我庆幸爬上了水心岩,不然,我看不到沅江的远大,体会不到山与水兄妹一样的情感。
      站在水心岩的顶头,青山在我脚下,沅江在我脚下,我的心变得比它们还要阔、还要清纯,先前的离愁一扫而光。而这些,是夷望溪给我的,这才是最重要的!

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